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元旦晚会
    “清然的妆面可以让我来设计吗?”安心在给剩下的女生画好了妆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像化妆师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可以吗?清然的妆容可比她们的妆容要复杂的多,而且还要做一些彩绘。”化妆师很是不放心。“还是我来吧,你先看着,然后下次再让你来画。”

     “清然是莲花妖,那她的妆容就应该是偏妖娆的,我朝着这个方向画就好了。真的很想试一试自己设计一个妆容,不想抄袭别人。拜托了,可以吗?”安心知道自己这样实在是有些任性了,但是就像抱着对画画的热情一样,安心对化妆也同样的有了一份莫名的喜爱,真的很想独创一个妆容。

     清然实在不忍心看一向淡定的安心因为这件事情心情落寞,便为安心解围到:“李阿姨,就让安心给我画吧,现在时间还早,要是她画得实在不好,大不了我洗掉,你从新帮我画好了。”

     化妆师见清然都这样说了,也就不再坚持,让到一边让安心给清然化妆。

     在一番基础保养和上粉底之后,安心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安心的脸型和五官。用修容粉在发际线的位置,细细的给清然修饰出一个自然的美人尖,将安心本来就偏古典的脸型修饰得更加瘦削尖利,鼻子打上鼻影和高光,使它看起来更加挺拔笔直。

     这样的修容一打好后,清然原本古典柔美的脸就变得硬朗立体,而原本出尘脱俗的谪仙气质就变得有了一点妖绕的味道。

     这个妆容安心选择了大红色系的妆容,黛眉斜飞,大红色的眼影外浅内深,晕染整个眼尾至太阳穴,眼线勾勒的狭长上挑眼波流转间是一份别样的妖娆,扇面一样的睫毛似蝴蝶振翅欲飞。

     未打腮红,却细细勾勒出清晰的唇线,红得滴血的口红仔细填好整个唇面,再用深紫红色的口红在嘴唇闭合处轻点,慢慢晕染成渐变的颜色。苍白的脸色趁着鲜红欲滴的精致嘴唇,再加上唇间那一抹若有似无的紫,谁人不赞一句“妖”。

     眉宇间用人体彩绘的颜料勾勒出一朵小小的火红莲花。肚脐上贴一枚大红棱面宝石,一蔓缠枝莲花自肚脐经左腰从背后蜿蜒生长至右肩的蝴蝶骨。

     最后将清然的头发高高束起,戴上玉色的莲花冠。整个妆容遍是完成。

     一个脱去出尘仙气,变得空灵妖娆,颇有一点雌雄莫辨的清然就出现在大家眼前。

     “我天,安心,你把我原来的清然变到哪里去了!你把我的神仙姐姐还给我。(╯▽╰)”嘉嘉又出来逗比了,大家请无视。

     “哇(⊙o⊙),这些彩绘画得好漂亮哦。安心,什么时候有空,你也给我在手上画一个小的嘛!”女生A

     “你应该去问问清然可不可以用这个彩绘颜料^_^”安心笑着回答女生A。

     “清然,可以吗?我好想画,拜托了。”女生A看向清然,眼睛里满是乞求。

     “当然可以^_^”清然笑眯眯的回答。

     “清然,我也要画!”

     “清然,我也要画!”

     ……

     “好好好,我把这些东西放在安心那里,你们想画的都可以去找安心。不过今天这个舞的妆面不可以加哦,这样破坏整体效果。等安心有空了你们去找她吧!”

     “好,嘻嘻,清然你最好了!”女生ABC这么长时间和清然接触下来也是深深的被清然的善良所折服。

     “嗯,这样的妆面也挺合适的,没想到安心你在化妆方面这么有天赋,以后打算干这一行吗?你也算是我半个徒弟了,你要是打算干这行跟李阿姨说一声,我可以帮你引路。”化妆师看着整个妆面也很是惊叹于安心的天赋。

     “谢谢李阿姨,不过现在读书还没考虑这么多呢。”安心笑着婉拒。化妆师也不再说什么,毕竟现在安心现在才上高一,说这些都太早了。

     化完妆,大家又一起去教室请几个男同学帮忙把白妈妈之前给清然运来放在学校道具室的道具搬到礼堂。当然了,大家的妆容服装走进教室也是引起一把轰动。看的当初几个不愿当配角的女生后悔不已,男生更是跟打了激素一样踊跃自荐帮忙搬道具。

     道具就是一支一支的高仿真荷花和荷叶,每一片叶子每一朵荷花都自成一只,下面连着一个密度极大的方形小底座,能稳稳的摆在台上不会被风吹倒。以及几台自带电脑面板的干冰烟雾制造机和鼓风机。

     “清然,白阿姨可真够大手笔的,这一套道具得多少钱啊?作为一个学校的表演而已,咱们这也算是咱们学校的头一遭了吧。”嘉嘉悄悄问清然。

     “还好吧,仿真荷花的价格大概几十块钱一枝,这一片要布置荷塘的荷花大概几百来枝,再加上干冰机鼓风机,估计道具费得上万。不过应该是别人赞助妈妈的,因为《莲妖》前段时间才做过一个小型演出。”

     “嗦嘎,(⊙o⊙)那我们的服装也是赞助的么?”

     “对吖,每次演出需要的经费其实很庞大的,有时候小型的演出,爸爸经营的公司就自己给妈妈赞助了。有时候大型表演的话就得好几家或者十几家公司赞助才行。”

     “舞蹈真烧钱。”嘉嘉感慨。

     如此精致的阵容,如此梦幻的场景,预选的通过自然是毫无悬念。

     通过预选几天后,元旦晚会正式开始。因为表演太过精彩,清然她们的节目被安排在压轴。

     烟雾笼罩的荷塘里只是偶尔传来几声虫鸣,一阵微风吹来,清丽婉转的音乐响起,一只莲花妖精自莲花丛中醒来,带着略显懵懂的眼神打量这个世界,忽的,她高兴起来,旋转跳跃着来到一些莲花从边,原来,这里已经有一些莲花初具灵智。

     莲花妖围绕着这些小莲花精灵们欢快的玩耍,时而亲吻她们的脸颊,时而与她们食指相贴。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要远去,莲花妖修得大成引来狂风雷劫,为了不让小莲花精灵们受伤,莲花妖恋恋不舍的离开她们,独自与天罚相抗。天地不仁,莲花妖最终没能扛过天罚,哀伤的消亡在荷塘。从此这片荷塘不再有莲花妖欢快的舞姿,小莲花精灵们也不再出来。一阵微风吹过,只留下静静的荷塘。

     表演结束,整个礼堂静悄悄的。过了一会儿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一些多愁善感的女生带着哭音说:“真希望莲花妖不要死,永远快乐的生活在荷塘。”

     一些粗线条的女生则说:“莲花妖好漂亮,好像认识她。这是哪个班的节目啊?被安排在最后了,之前看得我不想看了都没仔细听是哪个班的节目。”

     男生则是:“卧槽,这个节目好流弊啊!”

     其它的跳舞的人的反应则是:“服装道具厉害而已,舞跳得也不过如此。”

     ……

     不管大家的反应如何,《莲妖》最终毫无悬念获得了第一,第二是一个男生的独舞,第三是一个小品。

     不过令清然没想到的是,因为这一次的表演,居然让她在以后尝到了人生当中的第一个苦果。

     本文出现的关于舞蹈和化妆的说法都是作者杜撰,大家不要考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