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几件杂事
    几场绵绵的秋雨带走了八月的燥热,进入了凉爽的初秋。在赵家连续吃了两天豆腐以后,镇高就开始正式上课了。而高一新生们在军训时定做的的新校服也发了下来。

     课间操完后,安心正一边看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嘉嘉、清然聊天。胖班长钱明走过来喊:“林安心,赵老师找你!”

     “哦,好的。我这就去。”虽然不知道赵老师找自己什么事,但是安心还是马上放下书朝办公室走去。

     “赵老师,你找我有事吗?”安心来到赵老师的办公桌旁问。

     “安心,你来啦!坐坐坐!是这样的,新校服发下来了,每人一套,学校规定每周一及特殊日子必须穿校服,其它时间随意。老师看你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五花八门的衣服,虽然老师并不会因为你穿什样的衣服就认为你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你们现在的孩子正是处在最敏感的阶段,你穿的衣服不合适的话难免招同学议论。老师这里有一件旧的校服外套。是我儿子以前高中时穿过的,也是咱们学校的校服。大是大了点,但好歹是校服,没有你那些阿姨阿婆穿过的衣服那么扎眼。你要不要拿去穿?当然,你要是觉得不好,就当老师什么都没说过。”赵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件校服,诚恳的说。

     “谢谢老师关心,那我就收下了!”安心从小就是穿各家给的衣服长大的,还没有那么玻璃心的认为赵老师是在羞辱她,而她本身现在合适年龄的衣服也确实没有,都是左邻右舍阿姨阿婆的衣服在穿,确实老气得很,还不如校服呢。大黑熊的校服她穿肯定大了,但是校服嘛,反正也没几个人穿特别合身的,都是宽宽大大的。

     谢过赵老师后,安心捧着校服就回教室了。嘉嘉和清然看她又领这一件校服回来觉得奇怪。好奇心旺盛的嘉嘉妹子还不等安心坐好就问:“安心,你咋又领了一件校服?看上去也不像新的啊,还没裤子。”

     “嗯,赵老师觉得我现在的衣服不太适合高中生穿,就把他儿子的旧校服给我了。让我和新校服换着穿。”安心边把衣服叠好放桌洞里,边回答。

     “赵老师真关心你,不过你的衣服确实太不合适了。”清然打量着安心说。

     “啥,赵老师儿子的校服,那样一个高高大大的大黑熊的衣服?安心,你能穿吗,穿上估计都可以当连衣裙了!”嘉嘉简直都惊呆了,这两人完全不是一个size好吗!

     “没事,大点儿总比现在的衣服好,反正校服都挺大的。”安心满不在乎,有的穿就很不错啊,没什么可挑剔的。而且,大黑熊的衣服啊,还是蛮高兴的。

     “那好吧,啥时候咱们一起去逛街吧,我和清然给你买几件衣服。去吗,清然?”嘉嘉歪头问清然。

     “好啊,我也想看看安心穿新衣服有多漂亮呢!”清然也期待的回答。

     “可别,你两穿旧了不要的衣服给我我可以接受,但是给我买衣服还是算了吧!我知道你两对我好就行了,但你们可真没这义务,搞的我太内疚的话咱们朋友处起来可就尴尬了。我可不想因为几件衣服就失去你们两个!”

     “我们不要的衣服哪好意思给你啊,一个班的,别的同学看到指不定怎么嚼舌根呢!看来你还是只有穿这校服了。”瞿嘉嘉沮丧的说。

     很多时候,或许从朋友身上我们并不能得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朋友关怀的心比什么都有价值。

     吃过晚饭,赵勇帮赵师母收拾了桌子,说了一声就出门去了。

     下了晚自习,安心刚踏出校门就听到赵勇的声音“安心,好巧啊,我刚出来买点水果回家,就遇到你放学。∩0∩”

     安心“……”(→_→,咱这么一个小镇,这九点多快十点了,家家铺子都关门了,你上哪儿买的水果啊?勇哥,咱能智商高一点么?)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吧,要过好几条巷子呢,要不我送你吧!”赵勇关心的说。(≧ω≦妹子求答应啊!!!)

     (→_→你不就是想送我么!找那么多理由╮( ̄▽ ̄)╭)但是不管内心怎样的看穿一切,安心面上还是平静的说:“那谢谢勇哥了!”

     就在这样的“巧遇”下,我们的大黑熊又一次成功的送妹子回家了。并且还一路聊得很是愉快。大黑熊决定,以后天天都来“巧遇”妹子一下。

     这天晚上,大黑熊又一次“巧遇”妹子。

     “安心,你今天穿的校服怎么这么大?都快像裙子了!不合适就别穿了吧!”赵勇疑惑的问。(⊙?⊙昨天妹子穿的校服不是还挺合身的么?怎么今天看上去就大的离谱了!不会是哪个臭小子的吧!ˋ︿ˊ)

     “嗯,这是你的校服,赵老师看我的衣服不适合高中生穿,就把你的校服给我了。”

     (≧3≦我的衣服!!!!穿在妹子身上!!!!那岂不是相当于我和妹子间接拥抱了!!!!)赵勇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冒烟儿了。幸好自己长的黑,看不出来脸红。“那什么,看上去像连衣裙样,还挺好看的。我觉得你穿着还挺合适的,以后就这样穿吧!”

     安心:“……”(→_→你不刚刚才说不合适么,咋的才几句话功夫又变成合适了!勇哥,你真的不是猴子或者猩猩派来的逗比么?)

     送完妹子回家,赵勇浑身轻飘飘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就沉入了梦乡。在梦里,他梦到自己拥抱着一具雪白柔软的身体,躺在他身下的人儿嘴里不停的叫着“勇哥~”“勇哥~”叫得他心都快化了!拼命的搂紧怀里的小人儿,大力的冲撞它,恨不能撞碎了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赵勇自初中以来第一次赖了床,躺在床上任赵师母怎么喊也不想起来,想继续沉入昨晚的梦里去。可是梦终究是梦。他最终也不得不懊恼的起来,换下濡湿的裤子,离开梦中的一切。